信乐团现状,利比亚现状如何?


时间:

利比亚人民推翻了卡扎菲,在多国部队的带领下建立了新政府,他们的生活怎么样了?

2012年10月,当反政府武装“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”攻占了首都的黎波里附近的阿齐齐亚兵营之时,人们认为,一个强大的,富裕的,民主化的利比亚即将来临。

当10月20日,穆阿迈尔.卡扎菲上校在苏尔特的下水道被发现,一枪毙命之后,利比亚人欢欣鼓舞,兴高采烈,即便是邻国埃及,以及黎巴嫩,沙特,突尼斯的阿拉伯人也感到高兴。来自埃及的留学生阿睦迩兴奋地说道:“卡扎菲的被推翻了,利比亚人民走向了自由的道路。”
(一名在墓地中哭泣的妇女)

在干掉卡扎菲之后,利比亚执政当局开始准备进行大选,制宪工作,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宣布辞职,收缴各地民兵枪支的工作也开始展开。但在围绕利比亚未来由谁领导的问题上,利比亚各大势力大打出手,互相进行恶性竞争。

这些曾经在打击卡扎菲的旗帜下站在一起的武装势力并非是一条心,他们有的希望实行沙里亚法,有的希望走西方道路,有的希望搞部族政治,甚至还有人希望迎回被卡扎菲几十年前推翻的伊德里斯国王的后裔,建立君主国。
(手持炮弹的利比亚人)

在卡扎菲死后的三四个月里,利比亚各派势力就爆发过多次交火冲突。

卡扎菲是被利比亚的无业游民和城市中产所推翻的。由于迟迟无法照顾各大部落的利益,利比亚在卡扎菲死后没有一个统一的国家,一个政府。就这样,原先的利比亚国家被一堆部落,教团,党派所取代,利比亚人走上了漫长的后卡扎菲“战国时代”。
(2016年的利比亚势力图,真“战国时代”)

长期以来,利比亚人认同的不是国家。他们首先会考虑自己是阿拉伯人,或者自己是哪个部落,哪个教派的信奉者,自己的家乡……

在卡扎菲死后,许多利比亚人希望走穆兄会路线,利比亚穆兄会,教法辅士团等组织主张搞沙里亚法,搞政教合一,服务大众,他们人多枪多,势力强大。而另一些人希望学西方,搞美国式的政治,他们也有人也有枪。

还有一些人,比如卡扎菲曾经的亲信,随后背叛他的军人哈夫塔尔,他希望建立一个军人政权,他得到了阿联酋,沙特的支持。2013年,埃及发生的塞西政变启发了哈夫塔尔,他跑到的黎波里要取缔利比亚穆兄会,但利比亚穆兄会哪像没钱没枪的埃及同袍,经过一番恶战,哈夫塔尔狼狈逃窜,被赶出了的黎波里和班加西。
(废墟中的利比亚人)

2014年7月,依靠城市利比亚人的支持,世俗派赢得了卡扎菲死后的第一次议会选举。建立了“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”。穆兄会,教法派,其他人不服气,拒绝承认这个政府。于是他们也起兵,在托布鲁克建立了一个“利比亚国民议会”。

就这样,利比亚出现了两个政府。利比亚各大部落各有所需,尊奉这两个政府,互相交战。

当然,对于利比亚人来说,真正进行对抗的前沿是那些部落武装。他们相信武力解决,米苏拉塔,卡扎法,津坦……这些强大的部族和地方力量完全可以不服从政府的指令。说白了就是各地诸侯。
(等援救粮的利比亚人)

像图阿雷格族这样的部落武装,更是乘着内乱,直接把从利比亚独立出来。

卡扎菲死后的余部“绿军”也在四处出没,更惨的事,2014年,伊斯兰国组织也在利比亚建立了分部,可见,利比亚人民依旧在混乱之中,依旧在战争的阴云下。
(利比亚混战)

许多利比亚人选择了逃离家园,他们开始把这里变成了前往欧洲的偷渡基地,许多人还没到达彼岸,就死在了地中海上。甚至,两百年前的奴隶贸易在班加西和托布鲁克的阴暗角落里再次出现。

嗯,这就是利比亚人民走上的幸福生活……

当下的利比亚不仅出乎我之前的预料,也同样让当年参加推翻卡扎菲的许多利比亚人感到意外,因为今天的利比亚不仅仅国家分裂,政权林立,而且民众也是命不保夕!

1、今天的利比亚已经事实上分裂为三块,也就是按利比亚统一之前(卡扎菲时代)分裂的,比如说东部地区,西部地区,以及沙漠地区。这三块地区历史上就不和,因为民族部族不同,历史文化不同,以及无现代化国家意识。卡扎菲时代通过铁腕手段将三个地区捏成一块,并且试图强行灌输现代化国家的意识。然而,这并不能从本质上解决利比亚的分裂问题,比如说东部地区的民众就非常反感卡扎菲政权,因为他们认为,利比亚的石油几乎产自东部地区,可卡扎菲却将石油收益拿去建设“大非洲”,以及西部地区,尤其是他的老家苏尔特。相比之下,产能源的东部地区民众却享受不了太多的待遇。至于政治待遇就更差了。我在利比亚采访时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:一名苏尔特的老百姓开车到首都办事,结果车窗被砸碎了,他找了警察要求赔偿,结果警察一听这家伙来自卡扎菲老家,赶紧赔了一辆新车!因此,当卡扎菲政权动摇后,东部地区立即成为过渡政权的主要地区,当卡扎菲死后,东部地区完全不认同新政权。而西部政权又以“政统”自居,沙漠部落则两边不得罪,所以国家一分为三。

2、利比亚根本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。虽说联合国有认同一个政府,但整个国家却分别被联合国承认的政府,东部地区的自治政权,以“伊斯兰国”武装为代表的极端势力,以及苏尔特民兵为代表的自由武装组织组成。这样的话,你甚至不知道应该跟利比亚哪个派别打交道。

3、利比亚的石油仍然无法进行正常生产。尽管东部地区几乎没有为战事所波及,石油生产很稳定,但由于国际社会对利比亚的石油仍然制裁状态,所产的原油只能通过走私手段进行,而且部分炼厂所在地一直在战争状态,所以这些石油红利民众几乎分享不到。在卡扎菲时代,我曾经到过一个石油城,那里的民众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可以得到以下福利:一个小别墅,一个海滨的度假公寓,小别墅与公寓里配备全成套的西门子电器!而现在,这些石油资源跟民众没有半点的关系。

4、利比亚现在国内战事不断,除了各派武装跟伊斯兰国争端外,各民兵组织之间也是战事不断,这让国际社会无从支持任何一方,也不知道如何求助当地的民众。